欧易

欧易(OKX)

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

火币

火币(HTX )

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

币安

币安(Binance)

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

耶莱巴坦地下水宫——《浪漫在土耳其》

2022-11-29 14:57:21 2187

摘要:清晨,我站在MERCURE五星级酒店的旋转门外,苶呆呆地瞧着眼前陌生的世界。伊斯坦布尔的天低低的,灰灰的,斜风细雨连绵不断,冰凉冰凉的寒意阵阵逼来。(2018年伊斯坦布尔的MERCURE五星级酒店)昨天下午7点就到伊斯坦布尔了,导游接着我们...

清晨,我站在MERCURE五星级酒店的旋转门外,苶呆呆地瞧着眼前陌生的世界。伊斯坦布尔的天低低的,灰灰的,斜风细雨连绵不断,冰凉冰凉的寒意阵阵逼来。

(2018年伊斯坦布尔的MERCURE五星级酒店)

昨天下午7点就到伊斯坦布尔了,导游接着我们便将我们塞进了这五星级宾馆。两天没合眼了,还有5个小时的时差,昏聩与疲乏逼的人倒头就睡,谁还有心情和力气去看夜晚的伊斯坦布尔?

酒店门前停着三四辆雪白的大轿车,细看,大轿车的车标是三角形的大奔,难道这是拉我们旅游的车?不可能,不可能。团里的游客纷纷下得楼来,导游指着一辆34 AD 6054大奔说:都上这辆车。我的天,17人要坐40多人的大巴,游客们乐坏了。上车后一人俩座,并对后上来的“考拉”说:后半车厢的座全归你俩了。“考拉”对蓝小海朗朗笑道:“爽!”

(2018年,我们所乘坐的白色大奔。)


汽车离开酒店,在蒙蒙细雨中开进城区。伊斯坦布尔的高楼不多,街道也不宽阔,但却彰显着清新和靓丽。海蓝蓝的,波涛起伏;岸边绿莹莹的,瓦屋座座,时不时冒出的段段古城墙不断地挑逗着我们好奇的目光。雨雾蒙蒙,万物脱尘。绿更绿,红更红,含珠噙露,更加娇艳妩媚。车在海岸边行,如同行驶在画中。

(2018年,美丽的伊斯坦布尔。)

好久,汽车掉头一拐,便开进了古城,我们今天要看的是蓝色清真寺、圣索菲亚大教堂及埃及方碑。土耳其导游艾克中等个,大眼睛,尖鼻梁,说着一口流利的汉语,言语中处处透着精明与机警,他领着我们穿过大教堂与清真寺前的广场,拐进一条小街道,走进了耶莱巴坦地下水宫。

在伊斯坦布尔城中,地下宫殿为数众多,但耶莱巴坦地下水宫是其中规模最大的。水宫长140米、宽70米,336根高9米的粗大科林斯式石柱支撑着巨大的砖制拱顶。水宫原是6世纪拜占庭时期因战争原因而建的贮水池,史料记载,地下水宫是公元542年,朱斯提尼安大帝动用七千名奴隶在教堂废墟上建成的,一方面是保证宫廷用水供给,一方面是防止敌人围困,有备无患。水宫可储10多万吨水,据说可供当时全城人喝一个月。到了奥斯曼帝国时期,水宫被废置,直至十六世纪中期,荷兰人无意中发现了它,才使其重见天日。

(2018年,伊斯坦布尔的耶莱巴坦地下水宫。)


进了景区门,拾级而下。一入地宫的门,便踩着搭建的木板路弯曲前行。水宫里黑黑的,暗无天日,四周冰凉冰凉,寂静无声,只有滴答滴答的水声发出渗人的敲击声。眼前,一根根粗粗的罗马柱上顶天、下立地,以其结实的躯干和力大无比的蛮力支撑出一片地下宫殿。俯瞰水宫,只见罗马柱排列整齐,密密麻麻,威武远去,将水宫挤占得满满的。罗马柱的底端安有灯泡,弱暗昏黄灯光将罗马柱照得影影绰绰,朦朦胧胧,但正是这种效果,使得根根罗马柱如同威猛挺立的将军,个个满脸肃杀,身材彪悍,人人不怒而威,视者胆寒。

(2018年,伊斯坦布尔耶莱巴坦地下水宫里的罗马柱。)

(2018年,在伊斯坦布尔耶莱巴坦地下水宫。)

继续下走,来到底端。水宫的地面是用青石铺就的,一方方青石水汪汪的,一块挤挨着一块,密密麻麻地组成了水宫的地平面。此刻,站在罗马柱前方才看清其面目,巨柱有黄有绿,有的黄绿相间,柱体上大都刻有花纹。一根罗马柱上的花纹是许多三环相套如眼,下端拖着长长的线条。艾克指着罗马柱告知,那一个个套环是一双双眼镜,拖着的长线是泪痕,那是当时建造水宫的奴隶们流尽了无数泪水才创造了这个奇迹。罗马柱的顶端也雕有花纹,花纹如松似柏,枝干虬龙,团团一围,便力顶千斤,撑起了天。我不知道古时建造一根这样的罗马柱需要多少奴隶、需要费时间,单从它粗壮的身躯和精美的雕饰就能想象到制作的艰难与辛酸。那种艰难与辛酸隔着时空豁然凝聚成了画面,缓缓地、一点点展现在我的面前:奴隶们赤膊坦胸,在皮鞭与刀枪的胁迫下,或举或扛,或拉或托,齐心协力地立起一根根金碧辉煌的罗马柱……我将手轻轻的放在一个绿色的罗马柱上,轻轻地抚摸。罗马柱水啧啧的,光滑而又冰凉,千年来集聚的精华与灵光慢慢地沾满了我的手,并由手及臂,灌满了全身。我身子沉重地站在林立的罗马柱中,仿佛我也是棵罗马柱,固化在历史的厚重和沧桑中。梅拿着手机要为我拍照,我转过脸来,一脸肃穆:不知黑黢黢的水宫中,是否能让我和历史一起重逢。

耶莱巴坦地下水宫不大,除了罗马柱还是罗马柱,原本是没什么可看的,但艾克仍领着我们走到水宫的尽头。水宫尽头左拐,有一方下沉的水池,下到水池底部,艾克方指着一根罗马柱底端让我们看。低头细瞧,一根粗壮的罗马柱底端压着一个卷发女子,女子眼大眉浓,鼻子高翘,脸庞丰腴,只是头儿朝下,让人看不出其神态来;不远处,还有一根罗马柱下也压着一位女子。那女子也不丑陋,只是横着被重压着。

顿时,单调乏味的水宫变得神秘起来。看到稀奇,众游客纷纷蹲下身来与被压的女子合影。合影后才听得艾克说,这两个被压的女子是女妖,因防其作怪被压在这里。回家网上一查,说那女妖是蛇发女妖美杜莎。在希腊神话中,据说凡人只要与女妖美杜莎对视就会化作石像。天哪,那天游客们不但与她对视,都还乐呵呵地与她合过影呢!后细思也就释然:女妖有时也是会被冤枉的,中国的白蛇也被压在雷锋塔下,但《白蛇传》却千百年来被人传唱。

(2018年,在伊斯坦布尔耶莱巴坦地下水宫里与女妖合影。)

出的耶莱巴坦地下水宫,雨还在淅淅沥沥的下。不远处蓝色清真寺与圣索菲亚大教堂瑰丽的屋顶在雨中熠熠生辉,召唤着我们这些远道而来的游客。

战友寇建设与不少游客冒雨走进了广场,对着异域风景啪嚓啪嚓地大开“拍”戒。艾克呼喊道:“坐车走了。”

“不是要参观大教堂吗?”有人问。

“今天下雨,我们赶路吧。若回来天好,让大家看个够,拍个够。”艾克挥挥手,招呼大家向大巴车走去。


注:“考拉”是团里游客一女士的网名。

版权声明: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来自互联网,如内容侵权可以联系我们( 微信:bisheco )删除!
友情链接
币圈社群欧易官网